沸雪世界杯无缘决赛中国队员向前追赶的路还很长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14日电(卞立群)虽然14日是沸雪世界杯最后的决赛日,但随着13日晚自由式滑雪男子组资格赛的结束,中国队结束了本次比赛的征程,参加自由式滑雪和单板项目的共15名男、女运动员集体无缘决赛。

沸雪世界杯首次在新建成的北京冬奥场馆首钢滑雪大跳台进行。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首节比赛,上海男篮仅仅在罚球线上交出了9罚3中的惨淡数据,而这也成为他们全场比赛的缩影。整场比赛,上海男篮一共获得30次罚球机会,但他们却仅仅罚中其中的14个,30罚14中、47%的罚球命中率,甚至远远低于广东男篮本场59.5%的投篮命中率。

这样的上海男篮,的确没有任何去赢得比赛甚至缩小分差的可能,而在上海男篮本赛季至今的比赛中,类似的一幕其实已经不断上演。截至本场惨败于广东男篮的比赛,上海男篮的罚球命中率为66.55,排名整个CBA的倒数第一,仅仅看这项数据,上海男篮也的确没有办法为自己再去辩护什么。

虽然很遗憾,但苏翊鸣表示能在北京比赛、能和世界上最好的选手们一起比赛感到十分兴奋,之后会越来越好。

与广东男篮的比赛进入第四节之后,李秋平早早就选择了坐下观战,自己不争气的上海男篮,让李秋平又能怎么办?尽管,坐在板凳上的李秋平,恐怕真的是“如坐针毡”。

本次沸雪世界杯除了原有的单板项目外,还加入了双板的自由式滑雪项目,共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46名选手参赛。其中夺得平昌冬奥会男子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项目金牌的布拉滕、夺得索契冬奥会女子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项目金牌的豪厄尔以及上届北京沸雪世界杯单板滑雪大跳台冠军索格伦等知名选手。

可惜,上海男篮仅仅抵抗了一节比赛,单外援出战的广东男篮还是从第二节开始就逐渐拉开分差,而且更让上海男篮所沮丧的是,尽管广东男篮早早就派上了年轻球员,但他们依然无法缩小分差。

有遗憾,中国选手苏翊鸣距离决赛仅差一步

中国选手赵庆林赛后接受采访。

2003年出生的赵庆林、张世豪,2004年出生的杨硕瑞从2018年10月份才开始从事这项运动,从整体上看,无论是年龄还是时间的积累,整支参赛队伍比较稚嫩,取得这样的成绩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回到本场比赛的首节比赛,张春军成为本队第一位站上罚球线的球员,但他2罚1中,随后,罗旭东和麦科勒姆又先后站上罚球线,但他们的4次罚球竟然全部落空。首节表现出色的王潼,虽然有“隔扣”阿联的神勇表现,但他在罚球线上也只有2罚1中。

最后一名出战的中国选手袁铭取得85分的成绩,位列积分榜第41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他也提到了自身差距的问题,他表示差距主要体现在技术、难度以及经验方面。谈及从体操跨项至自由式滑雪,袁铭表示这两个项目之间有相似之处,所以很快就能适应。

自由式滑雪男子组预赛中,中国选手赵庆林第一跳只有11分,后两跳安全完成,最终得分89.75,排在参赛选手中的倒数第3,总成绩甚至不敌顶尖选手一跳的分数。范誉泷是这个项目中成绩最好的中国选手,以108.75分排在第37位。

太年轻,中国队“00后”选手唱主角

有差距,中国队还需不断追赶

因为伤病原因,本赛季的上海男篮的确有表现不佳的理由,但本场比赛他们糟糕的罚球,也许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原本被视为是“黑马”的上海男篮之所以这么糟糕,也许真的是自身不够努力。

2004年出生的苏翊鸣中国队最年轻的参赛选手,他在首个比赛日男子单板项目的比赛中取得155.75分,位列预赛第11位,距离晋级决赛只有一步之遥。

在赛后采访中,“追赶”成为队员们提到的高频词汇。无论是单板还是自由式滑雪项目,年轻队员们确实距离世界高水平运动员还有很大差距。

虽然在所有参赛选手中,“00后”占据的半壁江山,但从预赛成绩来看,取得决赛名额的34名选手中,仅有8名为“00后”。中国队本次在两个项目上派出15名选手参赛,其中有多达9名“00后”,其中也不乏从武术、体操项目完全跨项的选手,也有从高山滑雪、自由式滑雪双板U型池等项目转项而来。

值得一提的是,15岁的苏翊鸣还有着童星的身份,在电影《智取威虎山》中他曾扮演栓子的角色,被导演徐克看中的正是他的滑雪水平。提到这个话题,苏翊鸣表示当时还没想过自己会成为职业选手,短短一年取得这么大进步参加沸雪世界杯,自己也感觉非常惊讶。(完)